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臨夏 > 臨夏地理 >

暢游八坊十三巷

2018-07-11?來源:臨夏文聯 ?記者: ?點擊數:

馬小梅

 

青磚黛瓦勾勒的古樸街巷,磚雕木刻保留的民居記憶,時隔五年再回到這里,撲面而來的是即嶄新又古樸的濃郁的生活氣息。回憶和現實的沖撞,讓我對這片土地既陌生又熟悉。

十一月初的天空,無盡頭的碧藍。我抬眼望著巷口門牌上金光燦燦的“八坊十三巷大旮巷”,帶著心底遙遠的回憶踩著青磚的小道走進巷子里。進巷口不到十米處,右手邊有幾間房子,微微前傾的房檐上垂著兩只朱紅色的燈籠,黃色油漆的木門鑲在青黛色的磚瓦墻上,明晃晃的玻璃嵌在精雕細刻的窗戶里,不奢華不簡陋,是一種讓人看著舒服的美。

五年前,這排看著讓人很舒服的房屋可以說是我們臨夏回民中學住校生的浴室。那時新校區正在修建,老校區就在巷子的不遠處。學校沒有浴室,住校生幾乎都到這兒來洗澡。如若不是三年時不時都到這里,現在這般變化幾乎認不出這就是以前的那個澡堂子。那時候這排房子雖然被漂亮的澡堂阿姨收拾的還干凈,但比較破舊。剝落的水泥墻,被陽光曬的泛白的油漆門窗。里面常年的水蒸氣縈繞所形成的霉味兒。即使環境不怎么好,但每天都是人滿為患。

記得有一次吃晚飯的時間來這里,里面很多人在等著,就放下包到外面去走走,其實就是想著到外面時間過得快一點兒,里面也悶。遇到一個賣紅薯的老爺爺,挑一個胖嘟嘟的紅薯。身上沒有零錢,遞過去一張一百塊,老爺爺零錢不夠破不開,讓我不用給了。我讓他等一會兒,去找個小賣部換開。他讓我趕緊回校上課去,下次再買的時候一塊兒給也是一樣,晚飯時間本來就短也就沒再堅持。后來,總是留意賣紅薯的小攤兒,可是再也沒有遇到過那位老爺爺。

身邊的小妹一心想著去看看里面,催著我趕緊走,我這才緩過神來。

一路往深處走,最引人注目最喜歡的要數磚雕。以前聽說過臨夏的磚雕很有名,但沒留意過也不懂磚雕這門精雕細刻的藝術,這次可以說是大飽眼福。磚塊本來是很堅硬很笨拙的東西,可就是會有那么一雙雙的靈手巧奪天工。花鳥磚雕圖中鳥兒的羽毛根根分明感覺就要展翅欲飛,飽滿的葡萄粒粒在葉子的環繞中晶瑩剔透,竹子的葉子層層疊疊柔軟的快要掉下來,牡丹的花瓣重重疊疊呼之欲出。還有大篇幅的生活場景磚雕畫,如紡織圖、牧羊圖、農作圖、水利圖,這些大型的生活場景圖是臨夏農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縮影,也是臨夏發展的一步步烙印。手指輕輕地觸摸著磚塊,堅硬和柔軟竟然那么和諧的存在,凸出和凹進兩種手法栩栩如生的將人世間的萬事萬物雕刻在磚塊上。磚雕圖案以梅、蘭、竹菊等花草為主,是因為這些植物所蘊含的美好寓意和品質。還有就是隨處可見的牡丹,可能是牡丹的富貴和繁茂吧,臨夏人不僅喜歡種植牡丹,而且把它永恒的刻進磚塊里,永不凋謝。臨夏人喜歡和熱愛牡丹的這份情感,使臨夏稱為牡丹“小洛陽”一點兒都不為過。

再往深處走,是隨處可見的銅雕。賣爆米花的銅人兒悠閑地轉著滾筒、玩兒鐵環的孩童滿臉的笑容、牽著馬的商人從容的向前走、蓋碗茶散發著清香、安靜的翻著竹簡的老人滿臉的智慧……小時候經常拿著自家的苞谷去讓爆米花的叔叔爆出脆脆甜甜的爆米花,捧在手里是一整天的清香。鐵環是小男孩的摯愛,玩兒得風風火火,永不知疲倦,現在這些再很難見到,卻融進銅液里鑄成永恒的回憶,自是一種惦念。

很遠處就聞到一股飯菜的香味兒,走進去原來是一家飯館,比飯菜香味更吸引人的是滿園的菊花。單瓣的、重瓣的,粉的、白的、黃的、蠟黃的、紫的……小小的院落,我看到了迄今為止最全的菊花種類。粗陋的水缸上面飄著各色的菊花花朵,簡陋和美麗的搭配,不喧賓奪主,那種妥帖的美讓你忍不住多看一眼再看一眼。坐在花叢中的木椅上等著,房內全是用餐的人,店家沒時間招呼。小妹說,能在這兒多坐一會兒也是一種享受,吃不上飯沒關系。旁邊一位拿著相機的游客不停地拍著院中的菊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給小妹翻著他拍得美照。這么美的菊花,哪個角度都是一幅佳作。

此外,還有一處特別吸引人的是各處的蠟像,這些蠟像不僅做的栩栩如生,而且都是代表臨夏的風土人情,具有濃郁的民族生活氣息。穿著大紅嫁衣的回族新娘,濃眉大眼,一看回族姑娘的模樣;戴著黑色蓋頭的奶奶盤腿坐在炕桌邊,樂呵呵地看著小孩兒在炕桌底下鉆進鉆出;戴著墨綠蓋頭的妻子手里做著刺繡和坐在對面的丈夫聊著天;主人和客人坐在炕桌邊,吃著馓子、麻花,桌前的蓋碗茶飄著清香……這一幅幅生活的畫面,讓臨夏的生活習俗、風土人情,淋漓盡致展現在眼前,這種溫馨而祥和的生活,讓人感動。

走到民俗館的門口,鵝卵石鋪著漂亮花紋的小路直通里面,墻壁兩側依舊是各種題材的磚雕,大氣磅礴。里面的房屋雖然有翻新擔保留了最初的模樣,院內的回廊圍著一池碧水,池中心的小橋連著回廊的兩端,橋面依舊是碎碎的鵝卵石鋪著漂亮花紋的小路。西北角的二樓有只有一間房,門窗緊閉,連樓梯也是被擋著,感覺很神秘,不由得好奇以前住在這里的主人到底是怎樣的。正方的門窗上是銹跡斑斑的木刻,是很有年代感的木刻畫。隱隱約約能看到油漆顏色,時間雖然磨去了色彩,但沒帶走那種質感美,反而隨著歲月的沉淀,越來越有韻味和質感。現在很多人裝潢的時候喜歡給墻壁做舊或者買復古的桌椅,是源于喜歡這種具有年代的質感或者一種懷舊的心里吧。

喜歡書畫的小妹,總是盯著墻壁上那一幅幅書畫。梅蘭竹菊的水墨畫,尤其是她的最愛。我發現即使是水墨畫,牡丹也是篇幅最多的。大片的留白,濃重筆墨的的葉子,淡墨的花瓣星星點點,幾筆的勾勒所完成的牡丹圖,將牡丹的富貴和繁茂表現得淋漓盡致,我想一定是將牡丹熟讀于心的人才會畫出如此美妙的畫作,這種熟讀于心,還得有牡丹數量的可觀才行,所以臨夏的牡丹花海是藝術創作的源泉。陪著小妹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書畫看,即使臨走之前她還意猶未盡。

或許是喜歡這種復古的和諧民居圖,也或許是曾經三年就生活在旁邊,我竟然那么喜歡這里。如若有機會,我會再來臨夏,安安靜靜地看這里的磚雕、木刻,還有彩繪所勾勒的民居。

責任編輯:馬忠德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lgsnan.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竹制品加工厂赚钱吗